您好!欢迎您来到明基网络平台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选课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新闻动态 >
导航栏目

Navigation column

联系我们contact us
咨询热线0411-82299495

联系人:武经理

手机:13940834589

电话:0411-81720055

邮箱:346744909@qq.com

地址:大连市高新园区腾飞软件园1座0411

降低社保费率箭在弦上,税务征收不增企业负担


         社保费税务征收之后可能引发的企业社保负担上升,已经引起了决策层的关注。新一轮降低社保费率的新政已经在酝酿之中。
       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
       国家行政学院冯俏彬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相当于给企业吃了颗“定心丸”。之前由于社保费划归税务部门导致征管强度加大,不少企业因此担心负担加重。实际上税务部门的确在技术上可以大幅强化社保费征管,但是否会这样做还有很多考量,显然这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定调了社保费归税务后,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盈华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根据“不增加企业负担”这一原则可以推断,做实社保费基之时便是降低费率之日。她预期最快明年税务启动征收社保费后,降低社保费率的新政也将出台。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也对第一财经表示,像过去那样的“毛毛雨”似的降费难以减轻企业的负担,税务征收社保费将费基做实之后,我国具备了大幅降低企业社保费率的条件,他建议养老保险费率从现在的19%降到12%。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认为,目前要不增加企业负担,社保费率至少要降低5个百分点。
       税务征收做实社保基数
       作为供给侧改革“降成本”的重要举措之一,我国从2015年起陆续推出的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这一政策已为企业减负超过1500亿元。
       这一轮降低社会保险费最初是2015年初从下调失业保险费率开始的,紧接着,2015年6月国务院又决定下调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的费率。2016年4月,人社部又发布《关于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的通知》,决定失业保险费率再继续下调,并决定降低养老保险费率,这是企业降费的大头。今年初,人社部公布2018年继续延长一年阶段性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政策。
       根据这个文件的要求,全国共有21个省市区符合降低企业养老保险费率条件。上海由21%降到20%,其余省份均由20%降低到19%。
       做实基数和降低费率将成为我国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社保改革的两大关键词。长期以来,过高的社保费率一直让企业怨声载道。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曾表示,养老金高费率导致了诸多弊端,首要一条便是提高企业发展的制度成本,部分企业必须偷逃税费才能生存,地方保险经办机构不得不妥协,社会保险费征缴秩序混乱且不公平。
       虽然我国社保有较高的名义费率,但由于企业承受能力有限,往往通过做小税基和偷逃税费等方式,导致实际缴费率与名义费率相差较大。
       “这实际上是默许了当前不按照实发工资来征社保费的现实情况。因为目前个人和企业工资的社保费率总和接近40%,从国际上来看也属于非常高的,企业难以承担,因此不少地方按照社会平均工资打折征收。但随着明年起税务部门负责社保费征收,社保征收机构改革逐步到位,最终仍要依法征收,加强征管,因此就需要同时抓紧研究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而在当前减税降费大背景下,总体负担要降低。”施正文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在过去两年间,我国在降低费率的同时也在做实社保基金的缴费基数,加强社保基金征收的力度,这使很多企业难以感受到社保减负的优惠。
       中金公司最新发布的一项报告称,过去几年征缴力度的提升抵消了降费给企业减负的影响,企业的实际社保负担反而在上升。基本养老保险的实际费率从2014年的19%升至2017年的 21.6%,其中2017年大幅上升2个百分点。
        此次社保费税务征收将大大提高征收效率,企业在社保费上逃缴的难度大增,这引发企业对成本上升的担忧。在当前经济的环境下,很多企业的利润非常薄,按时足额缴纳社保很有可能导致它们裁员或是关门。
        刚看到此次常务会议新闻的昌健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童水顺十分高兴。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能够降低社保费率,将对目前的制鞋业带来很大帮助。
        童水顺表示,作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制鞋企业普遍按照最低标准给员工缴纳社保费,以降低用工成本。随着工人工资的不断上涨,目前企业感受到的社保缴费压力也越来越大,而且是工厂规模越大负担就越重。
        但童水顺也表示,无论政府如何规定,按规定缴纳社保是企业应尽的义务,“社保本身就是全民担负,对老百姓是非常好的。台湾也有劳保,我现在退休每月可领2-3万台币,重疾也不用负担太重。所以我愿意为我的员工交社保”。
        童水顺正在着手准备创立自有品牌,开拓内销市场。他直言,对降低社保费率已经“迫不及待”了,一旦政策落地,将为其自有品牌争取更多的时间。
        张盈华认为,做实费基和降低费率应该并行,给企业更多正面的信号。
        为了缓解企业的焦虑,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目前全国养老金累计结余较多,可以确保按时足额发放,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
        大幅降低费率的空间
        6日的常务会议提出,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
        社会保险费是降费的重要领域。提高社会保险费的征收率,就可以在降低名义费率的同时,能够保证社会保险费征缴规模稳定。
        董登新认为,税务征收社保费将费基做实之后,我国具备了大幅降低企业社保费率的条件,建议养老保险费率从现在19%降到12%。
        中金公司的研究报告认为,如此高的社保缴存比例再加上从严征收会增加企业的负担,不利于企业经营和投资,企业还可能为了降低成本而减少雇员,因此降低税费已成当务之急。报告建议,社保费率下调6~8个点或能降低从严征收对企业的影响。
        张盈华对第一财经表示,要维持企业负担不增加,费基做实后交费大概会增加1/3,相应的缴费率就得降低1/3,按照以往的测算,养老保险的实际缴费率应该是在15%~17%。
        这就意味着,税务征收之后,费基如果能够达到社会平均工资,那么养老保险企业缴费率可以降低2~4个百分点。
        多位地方税务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社保费划归税务部门征管后,税务部门和社保部门首先强调的是稳定,着重点并不在于增强征管。从明年开始,像社保缴费登记、变更信息、人数等仍由人社部门负责,税务部门只负责社保费的申报和征收,对社保费的稽核暂未确定。虽然税务部门加强社保征管的手段比较多,但目前并未布置。未来趋势是社保费征管逐步强化。
        冯俏彬认为,税务部门肯定会逐步增强社保费征管强度,而与此同步进行的是降低社保费率。“以前社保费率定得高是因为征收率偏低,随着税务部门征管加强,一定要同步降低费率,按照学者们的测算,社保总费率应当控制在25%~30%之间。”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助理田志伟告诉第一财经,如果保证社保总体税负不变,在严格征管和适度降低费率的大背景下,合规企业的社保负担下降,而不合规企业的社保负担仍然会有一定程度的上升。测算发现,建筑装饰、采掘业、国防军工、商业贸易等行业负担可能会下降,而电子计算机、农林牧副渔等行业负担可能略有上升。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第一财经